福彩愛心獻功臣——十六歲上戰場 憶戰友最傷心

當前位置:首頁>市地之窗>淄博>淄博彩聞 2019-10-21 15:30:00 來源: 作者: 淄博福彩

 

參加八路軍,跟隨臨淄獨立營參加戰斗多次,與日寇激戰;解放戰爭時期帶領民兵支援前線,浴血淮海戰役、渡江作戰,跟隨大部隊過了長江。1940年至1950年的10年間,隨部隊輾轉多個省市,多次榮獲獎章、榮譽稱號,受到獎勵……這是臨淄區鳳凰鎮王青屯村95歲抗戰老兵賈浩引以為傲的難忘經歷。

 

926日,在記者采訪的一個多小時時間內,這位95歲的老人說起當年戰爭中犧牲的戰友,幾次掩面而泣,不能自已。槍林彈雨、血雨腥風的抗戰歲月如同演電影一樣,常常在他的腦海里回放。他說,隨著年齡增大,近幾年的事情很多已經淡忘了,但是無法忘卻的是那段烽火歲月和一起并肩作戰的伙伴。

兵團里的小個子 奔襲15里作戰

“抗日戰爭不好打,日本鬼子很狡猾,但最終還是被我們持久戰打敗了。”眼前的這名抗戰老兵,一身深色衣服,腳穿布鞋。清瘦的臉上剛剛刮過胡須,顯得精神矍鑠。耳垂比一般人大些。若不問年齡,一點也看不出已經有95歲高齡了。說起參加抗戰經歷,賈浩摸著胸前獎章,斷斷續續回憶著往事。

1924年,賈浩出生于一戶貧苦人家,兄弟5人,他排行老三。1937年春,他考上了當時的臨淄縣第二小學,因家里人多,生活困難,后來被迫輟學。提及此事,賈浩有點遺憾。

那時,雖然生活艱難,身材弱小,但抗日的種子已深埋在他的心里。臨淄獨立營成立后,當時的臨淄縣掀起抗日救亡高潮,十六七歲的年輕人紛紛參加八路軍。19404月,剛剛16歲的賈浩終于有機會參軍了。因為上過學,賈浩就先被安排到了擴軍站。擴軍站設在現在的朱臺鎮張王莊,滿滿一院子年輕人,全都是報名參加八路軍的。老人說:“我清楚記得第一次參戰是奔波了15里地,包抄鬼子的碉堡。

 

記者采訪中了解到,老人寫的一手好字,喜愛讀書,如今仍然將大部頭的書放在床頭,沒事就翻翻。賈浩告訴記者,在部隊就是要發揮每個人的特長,記得在擴軍站工作一段時間后,他就隨獨立營來到朱臺麻王莊駐防。19413月,臨淄新獨立營正式建立。當時,桓臺縣的縣大隊也編入了臨淄的新獨立營,編為二連,賈浩當時就在二連。后來,副營長知道他有文化,就安排他到司務處幫忙,在營部負責記賬、統計等工作。老人說:“窮人家的孩子,就要服從黨的指揮,黨叫干啥就干啥,抗日到底!”

 

伏擊戰斃傷敵八十 憶戰友淚濕衣襟

1941年夏天,八路軍山東縱隊三旅一部與臨淄新獨立營一連,駐扎在二區鄭家辛莊一帶,營部設在廣饒縣的前賈莊。那天一早,日偽軍700多人從青州、辛店、臨淄城、呈羔、店子、廣饒等據點分4路向駐鄭家辛莊的八路軍山東縱隊三旅一部合擊。

老人清晰地記得,副營長和二連連長指揮大家,利用有利地形,沉著應戰,一部分人在山墻上挖洞,準備好彈藥,突襲敵人。當時,看到敵人越來越近了,只聽得指揮員一聲令下:“打!”戰友們就一起扔出手榴彈,墻外敵人被炸得人仰馬翻,打了敵人一個措手不及。

 

老人稱,這次戰斗斃傷敵人80余人,俘虜7人,繳獲長短槍20余支,子彈500發,炸彈20個及其它軍用物品一宗。不幸的是,這次戰斗中,獨立營一連連長李禹九等4名戰友犧牲了。

說起犧牲的戰友,老人淚目了,幾次拿衣服擦拭眼淚。老人稱,隨著年齡的增長,很多事情都漸漸淡忘,唯一不忘的是戰火紛飛的年代犧牲的戰友。那時獨立營的武器彈藥很缺,其它裝備也不行,就是老百姓的裝扮,冬天一個班只有一件棉大衣,誰在門外站崗誰穿,其他人沒有棉衣,在屋里暖和。住的是破廟、舊學校,鋪的是豆秸、麥穰,就在地上睡覺。打一次仗每人只分3發子彈和1顆手榴彈。一見小鬼子有機槍,大家就盯上了。在鄭家辛戰斗中一個叫王秉籍的戰士,看到日本鬼子有挺機槍就紅了眼,玩命地沖上去奪槍。

新中國成立后,賈浩回到了家鄉王青屯。他掰著指頭算了一下,整整在部隊服役了10年。回家后,昌濰地區找了賈浩多次讓其繼續在部隊,因家庭原因老人沒再出去。他先是當了六七年本村小學校長,又干了大隊會計,爾后又負責村里的紅白理事會,一直忙忙碌碌。

責任編輯:魏瑤

重庆时时彩彩开奖号码记录